中國名人演講堂 - 中國名人演講堂

王浵世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教授對談

王浵世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教授對談 ~ 南華早報中文網 中國不能只有富人金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教授與王浵世對談 Friday, August 17, 2012 廖美香 繁華的中國都市裡隱藏著無數窮人,焦急的期待周轉求生;中國的中產階級正在急速冒起,要創業卻借貸無門;小型企業捱超高利率,國企大財團借貸則獲貴賓式歡迎;遠在深山的農村貸款誰來問暖?中國經濟規模追上全球第二位,外滙儲備世界冠軍;「借貸難」竟是國內重大的非議。兩位境外關心中國融資的銀行行長大喊:中國不能只靠富人經濟 ! 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尤努斯教授(Prof Muhammad Yunus) 以首創小額貸款聞名,在孟加拉創立格萊珉銀行,幫助婦女對抗貧窮。首位就任內地銀行行長的香港人王浵世(Eddie Wang) 於幾年前曾任職中國民生銀行,期間他已主張向中小型企業借貸,改善民生。尤努斯教授這次應Nu Skin從孟加拉來港訪問,本網站邀請王浵世專程從上海前來對談,筆者參與聯合訪談。我們將兩位銀行家的對談摘要與讀者分享,並從美國金融海嘯談起,涉獵中國金融業等問題。 尤努斯:2008年美國掀起了金融海嘯後,出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在一邊街,幾家跨國大銀行倒閉;在另一邊街,一些銀行家則很快活,依然向大財團借貸。那些銀行為何倒閉呢?主因是它們貪婪,投機作業,信奉幻想經濟(fantasy economy),在現實中卻炒賣輸光了。我們從事小額借貸業務,每分錢都是投入實體經濟(real economy)。我給您借貸,您去買一頭牛。您把牛養育成長,就是照顧了我的貸款,還貸給我,壞賬少於1%,而不是把資金用作炒賣而烟銷雲散。我認為現代金融業已死,有關機制不可行;我們有無數窮人需要養牛,但又不容易借到錢。這便是當前世界金融的癥結。 王浵世:現在中國的銀行仍在追求高端的大筆財團貸款,而不是看看基層人們的需要。上周我在上海向內地銀行界人士作了一場演講,令您傷感的是,在場發問:「王先生,您能否告訴我怎樣可以投入高端的客戶,讓我們可借出更多的錢」。這明顯是忽略了基層市場。如果叫他們捲起衣袖到山區,看看基層市場的需要,他們就說Thank you, Sir ! Not me。教授,您曾到中國提出改良窮人經濟是很好的建議,但中國政府似乎仍未有時間來面對這些層面的問題。您提倡的借貸模式須要強烈的熱情去執行,才能在中國開花結果。如果業界沒有激情,只能空談了。 尤努斯:不同層面的人民都有融資需要,政府要關愛人民。尤其是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經濟不能只依賴富人,應是依賴全體不同階層的人民作為支柱,去發展整個經濟。中國需要不斷檢視和更新金融體制,而不是只是利用「資本主義體制」去建立「社會主義國家」。 都市窮人融資 紐約最新經驗 王浵世:您的鄉村借貸經驗早已聞名於世,鮮有知道您在西方大城市也做小型借貸,請談談最新的經驗,好嗎? 尤努斯: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連紐約這個銀行之都也不願借錢給當地人,「大耳隆」上百上千厘放「貴利」四處游刄,我們成功地利用機會。在紐約辦了五個分支,專門向婦女提供借貸,由於成立銀行非常昂貴,所以用志願機構 (NGO)形式去做。我們現行標準的模式是,一旦接獲600萬元捐款,便可向4000名婦女提供貸款,四年後就可自動運轉,不會輸掉本金。自2008年1月以來,在紐約便有一萬名借款人,百分百是女性,平均貸款額是 1500美元,完全基於信任,無須簽合同,還款率高逾99%。如何做好風險管理呢?這與孟加拉的做法一樣,五人一組互相支援及激勵,每周還款,她們不用到銀行去還款,而是我們派員去收貸,這是我們一貫的原則。我們在美國其他大城市包括三藩市也提供這項服務,今年把服務擴展至汽車之城底特律。 記者:是的,香港這個大都會,都有不少港人要應急錢,到信貸公司去借錢,年利率也要20-30%。香港也存在貧窮戶,沙士期間便有到典當舖去套現買奶粉。香港有二十多萬菲律賓及印尼等外籍女傭,有時也把金飾拿去周轉電滙家鄉。可見,香港這個大都會都須要小額信貸的。 中產也要融資 記者:中國的中產人士也有借貸的迫切性嗎? 尤努斯:中國的中產階級不斷擴大。一般中產家庭收入根本不易借錢到手。中產須要自行創業,即使有能力去生產、銷售,但因缺乏資金去啟動,辦不起來。我一直提倡小額借貸,只限於100-500美元之間,但現在中國對貧困融資仍未很好地辦起來。中國的銀行也為中小企(SME)提供借貸,但實踐上多是大額借貸。雖然孟加拉及紐約的小額借貸模式未必可以直接複製給中國中產,但我們可發揮創意,看如何以一種嶄新的借貸模式滿足中產的需要。 記者:現實世界是那裡有錢賺,商人就往那裡跑的。我們該如何關切中國中產的借貸呢? 尤努斯:那就要中國先修正訂法律框架,容許貸款的金融機構可以獲取存款,掃除各種障礙,令貸款的資本更為充裕,才可開展對中產及不同層面市民的融資需要。如果只容許自籌資金作為貸款資本,那就只能做很小的借款事業。存款與貸款關係密切,如果沒有存款,只在籌得資金時才做貸款,那盤借貸業務是行不通的。 王浵世:同意教授所說利用存款做貸款較好。依賴公司自籌資金及利用存款來做貸款,確是兩回事。最簡單來說,金融機構每貸款100元,便要有x元資本支撐。如果x是10,等於說槓桿是10倍。即是說,有3000萬「存款」作為資本,就能借出3個億。如果小額貸款公司「自籌」資本來借給客戶,3000萬資本,就只能借出3000萬,沒有槓桿,生意做不大。 拆解中小企借貸難 尤努斯:王先生,您具備國際銀行經驗,又長期在內地工作,對內地中小企借貸有何看法? 王浵世:我到了民生銀行時,發現內地對中小企這片融資市場是被忽視的。事實上,中國中小企說來規模並不小,每年生意額達三、四千萬元人民幣呢。這其實並不是銀行一小塊的業務,後來我們更專注於五百萬以下人民幣的借款,我們便叫這種為微小企業,這跟教授在孟加拉實行只有100美元的小額借貸,完全不一樣(尤努斯一笑)。後來外資銀行,例如滙豐及渣打銀行,就從事一百萬元的中小企借貸,由於不熟悉內地市場,不敢做大。銀行依然寧做大生意,不願做小額借貸,所以中小企借貸仍有龐大的商機。以民生銀行的名稱,很切合做小型企業借貸,因此我於離任前便告訴同僚可致力低端生意。而事實上他們也做得不錯,18個月便做了2000多億人民幣的貸款規模。 王浵世:剛才教授談紐約模式,令我想起了中國近年推行的小額貸款。小額貸款公司不能吸存款,他們依靠股東資本,起碼3000萬。每筆貸款不得超越資本5%,最多做20筆。小額貸款利率不得多於人民銀行利率定下的四倍,即是人行定下借貸利率為6%,小額貸款不能多於24%。內地不少高利貸都高於這個利率,所以市面對小額借貸需求甚殷。由於政府限制貸款最多20筆,又不能吸存款,那就限制了小額貸款業務的增速了。 尤努斯:中國政府不讓銀行以外的金融機構開展存款業務,實在是自製死結呢。 王浵世:中國只有銀行才能吸收存款,小額貸款公司當然希望提供存款服務。早前溫州中小企出現資金鏈斷裂危機,總理溫家寶今年3月視察過後,推行了金融改革,但依然不允許銀行以外金融機構吸取存款。中國現在正出現存款短缺,但貸款需求殷切。太多國企須向銀行借取巨大資金,求過於供。這歸因於銀行須符合存貸比率,沒有足夠存款,便無法貸款。如果存款流失,國有銀行便很不高興。據我觀察,內地銀行的存貸比率分歧,較小型股份制銀行高達75%,國有巨無霸銀行則60%。小型銀行想多貸出一些,便從國有銀行「拉」存款。國有銀行日常都感到存款不足,如果再讓存款流到其他小型貸款機構,就會提出異議。這可能是中國政府在存款政策上較保守的原因。尤努斯教授說得對,中產及低端的市場很龐大,但中國金融界根本無法滿足得到。 中國貧困經濟 不能一條腿走路 記者:尤努斯教授,您的小額借貸模式在內地貧困地區適用嗎? 尤努斯:記得於1991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有一位杜先生曾到孟加拉考察,表示要到內地推廣小額貸款經驗。後來我見到當時的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慕華,也問及有關情況。她說,中國已有無數的農村金融合作社可以幫助農民,但還款比率不理想。我說,貸款收不到還款,就不是做銀行業務了。不久前,在內地的四川及內蒙展開類似於孟加拉式的小額貸款,只有幾組而已,進程緩慢。 王浵世:在內地進行小額貸款的困難是甚麼呢? 尤努斯:我一直認為,小額貸款應由私人銀行來進行。若僅依賴幾百萬撥款做不大的。如果金融機構有存款作為營運基礎,就不再依賴捐款或撥款,可以自行運轉。從事面向中下階層的小額貸款,絕不能靠一條腿走路,只容許貸款而不容許存款是行不通的。我曾建議中國試行一個計劃,讓借貸機構可以通過經營存款自主經營,但這並沒有被接納。後來我提議不如由內地銀行來做,但在操作過程中,很快被叫停。小額貸款是有內在邏輯的,如果被指揮不能做這,不能做那,就失卻其真正作用。因此,我建議政府採取發牌制度,給小額機構經營存款及借貸業務。 王浵世:我想強調,孟加拉和中國都談小額借貸,要小心分辨,除了貸款額天淵之別,兩種風險完全不一樣。好像踢足球,踢美式足球跟歐式足球,並不一樣。 教授在孟加拉推行的小額借貸是給予貧民,生計攸關,人們很感恩,不敢冒險違約,故壞賬少。中國借貸,銀行借出資金是想賺更多金錢。 尤努斯:現在正是重新設計金融制度的時機。我認為銀行應該是包容性(inclusive),而非排他性(exclusive)。現今是排他性的,這樣不能做,那樣不能做。金融業應該提供人們從基層至高端的融資需要,而不是拒絕某個層面,令人人都有討價還價的能力,使獲得融資而自力更生。 .. read more

王浵世:中國大陸銀行的傳奇,真相及機遇

王浵世 Eddie Wang,前民生銀行行長、前匯豐銀行中國業務總裁,在銀行界服務長達三十六年,任內,他引入先進的國際管理理念,推動銀行從貸款作為核心業務的模式成功轉型為多元化金融機構,令民生銀行順利在香港上市。王先生現為麥肯錫公司 (McKinsey & Company)亞太區資深顧問,亦為多份報刋,包括 iMoney的專欄執筆,及為電臺、電視節目,例如香港有線電視的Money Cafe 作嘉賓主持。30多年的銀行家生涯,讓他對如何更好在中國開展業務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見解。    2011年8月30日,王浵世先生參加了香港南華早報的午宴並就以下議題發表了精彩的演講:  –中國銀行背後的傳奇以及成功的要素 –中國銀行獨特管理模式背後的真實情況 –海外求職者在中國內陸可以找到的求職機會 –想要在中國內陸銀行業取得成功所需的一些軟技能   如欲邀請王浵世先生為貴機構的活動作演講嘉賓,請聯絡中國名人演講堂, 電話:852–3489–9246 郵箱:info@chinaspeakersagency.com。

中国名人演讲堂推介好莱坞巨星

中国名人演讲堂日前與好莱坞巨星經紀人達成合作協議,成爲以下巨星的中國及亞洲洽商代表: 哈里森·福特 Harrison Ford (主演《印第安纳琼斯》,《星球大战》等 迈克尔.福克斯 Michael J. Fox (主演《回到未来》) 史蒂夫·列维坦 Steven Levitan  (获奖剧集《摩登家庭》制片人), 艾丽西亚·希尔维斯通 Alicia Silverstone (《蝙蝠侠与罗宾》中饰演蝙蝠女、主演《无影无踪》)。     此外,中国名人演讲堂近期还与其他一些国际名流和行业顶尖人物建立了进一步的合作关系,这其中包括网球明星安娜.库尔尼科娃 Anna Kournikova 和超模出身的导演克里斯蒂·特林顿 Christy Turlington。 欲邀请中外高端名人作为阁下大型会议的演讲嘉宾? 联络我们: 电邮:info@speakers-china.com 电话: 852 3489 9246

中国名人演讲堂赞助亚洲商业会议产业峰会暨颁奖盛典

中国名人演讲堂 赞助了于2012年3月在新加坡举办的亚洲商业会议产业峰会暨颁奖盛典。该峰会云集亚洲商业会议行业内最重要、最成功的行业精英,是享誉业界的行业盛会,除了举行亚洲商业会议行业精英的颁奖盛典之外,还会提供众多交流互动与分享资源的机会。 中国名人演讲堂相信亚洲商业会议产业峰会暨颁奖盛典将在欧洲成功举办该盛典的基础上再创新的辉煌。盛典将在峰会高层人士的讲话中拉开序幕,高层论坛不仅会对业界成员如今所面临的主要问题进行解答,还会对当今的业界发展趋势以及存在的机会进行详细阐述,业界精英还会与参加者分享他们的技巧与想法,相信借此机会整个业界的发展都会被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本次盛典由新加坡旅游局协办,参加者包括组织研讨会、圆桌会议、峰会、商业会议、互动交流会、论坛及颁奖仪式的个人和组织。 如果您对亚洲商业会议产业峰会暨颁奖盛典感兴趣,希望了解更多信息,或者如果您有任何相关问题,请发电子邮件至info@chinaspeakersagency.com与我們联系。

中国名人演讲堂启用新企业形象标识以服务中国大陆客户

中国名人演讲堂近日启用了新的企业形象标识和标志,以便更有效地服务中国大陆的客户。 我们的品牌重塑包括以下两大举措。 启用以中国传统毛笔绘就的新标志、表达圆融沟通的理念 启用了全新的中文网站http://www.speakers-china.com/, 以方便来中国本土客户。 如欲邀请我们的名人讲者为阁下机构的演讲嘉宾,请与我们联系。  

王浵世 : FDI頒細則港人幣業務獲突破

王浵世,前民生銀行行長、現麥肯錫公司亞太高級顧問,就迺近日人民幣FDI細則及管理安排出台接受了多間媒體的訪問,以下是有關的報導: FDI頒細則港人幣業務獲突破 香港商报 … 着內地資本帳將逐步開放,并為本港人民幣提供出路。 亦有分析指,人幣FDI短期難刺激本港人民幣業務。前民生銀行(1988)行長王浵世即稱,相關安排要到1至2年后才見效用。 財經評述:港人幣資金池出路更多 香港文匯報 前民生銀行(1988)行長、現任麥肯錫亞太區高級顧問的王浵世則指出,即使FDI細則及管理安排出台,但仍有投資額度方面等技術問題需待解決,故短期內不會令本港人民幣業務 … 王浵世︰人幣FDI對推動港人幣業務屬長遠影響 阿斯達克財經網 HK>前行長王浵世出席澳洲會計師高峰會後表示,人民幣外商直接投資(FDI)辦法出台對本港人民幣業務有利,但其影響長遠,不會一夜之間吸引大量外商來港集資,推動本港 … 前民行行長料人幣FDI短期難刺激本港業務 商業電台 HK)行長,現為麥肯錫亞太區高級顧問的王浵世認為,人民幣對外直接投資(FDI)管理安排出台,短期內不會突然帶動本港人民幣業務急增,要一至兩年後才見效用。 … 如欲邀請王浵世先生為閣下機構的演講嘉賓,請與我們聯系。

王浵世:我在中国金融管理的经验分享

王浵世,前民生银行行长、现麦肯锡公司亚太高级顾问,昨日在澳门大学的「澳大傑人讲坛」作演说,题为「我在中国金融管理的经验分享」。以下是澳门会展经济报的报导: 王浵世:温州民间借贷危机数个例无扩大危机 近期,内地温州民间资本借贷危机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麦肯锡公司亚太高级顾问王浵世表示,此次事件属个别情况,没有大型爆发的先兆,影响其他地区的可能性不大,但本澳仍应以此为戒。 由澳门大学学生事务处主办的「澳大傑人讲坛」第十八讲——「我在中国金融管理的经验分享」於10日假澳大何贤会议中心举行,今次邀请到王浵世担任主讲嘉宾,分享其对中国金融管理的心得。王浵世在银行界服务长达叁十六年,曾任滙丰银行中国业务总裁、中国民生银行行长等职务。任内,他引入先进的国际管理理念,推动银行从贷款作为核心业务的模式成功转型为多元化金融机构,令民生银行顺利在香港上市。 现场,王浵世向在座的嘉宾及学生分享了其对财富管理为核心的个人金融,与实体经济息息相关的公司贷款与贸易融资,面向高端客户的私人银行业务,以及内地改革开放带来的机遇与挑战的丰富经验。 期间,王浵世对近期内地温州出现民间借贷危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认为出现危机的主要原因是,民间非金融机构担任了本应是银行贷款的工作,但民间资本没有科学的审批及抵押制度,风险极大,最终导致骨牌效应,大批中型民营倒闭,老闆走佬。 但是他指出,温州民间借贷资金断裂的情况还属个别情况,并没有全面爆发的先兆,此次事件的发生,对於澳门来说应以此为戒,规範金融机构操作体系,政府、银行、企业要有一个良好的沟通机制,各司其职,这样才能避免类似温州事件的发生。   如欲邀请王浵世先生为阁下机构的演讲嘉宾,请与我们联系。

王浵世:影子銀行如踩鋼綫

王浵世,前民生银行行长,对近来中国国内的影子银行现象,发表了他的见解: 内地银根紧,是不争的事实。银行面对多方面压力:首先,央行要求上缴存款準备金;其次,银监会要求管理日均贷存比;再者,存款转向理财产品。因此,银行手上头寸紧张,无法敞开做生意。市场上商家对资金需求不减,只是求借银行没门路,只能及时转向,向影子银行伸手。 委託贷款回报息高 香港的读者可能对这种具备内地特色的影子银行感到陌生。甚麽是影子银行呢?原来银行没有资金,某些企业有,閒放着没用,企业便经过银行作为中介,开展所谓的「委託贷款」,把钱借给其他需要资金的企业,赚取高息。年息有高有低,不过随时超过20%,是银行一般贷款的3倍至4倍。从利润来看,的确是让人心动的业务。 根据有关单位的统计,今年上半年,银行人民币贷款增加4.1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减少4,500亿元。但是委託贷款增加7,000亿元,同比增加120%,可见委託贷款的需求激增,促成影子银行蓬勃兴起,尤其是浙江一带,颇有规模。 当然,委託贷款的资金来源必须合法,由受委託的银行贷出。银行需要根据委託人的指定要求,包括贷款物件、资金用途、金额、期限、利率等条件代为发放贷款,同时身兼监督资金使用与贷款回收等工作。对经手银行来说,表面上几乎没有风险,而且收取手续费,一举两得。而且,借方有抵押品的话,银行是第一债权人,所以对银行来说,有一定的推动力从事委託贷款。 银行企业「不务正业」 这种影子银行的「盛行」,带出一些讯息。第一,实体经济以内的企业,不愿专注自己本身主业,反而把资金投入委託贷款,冀求更可观的回报。虽然表面上有利可图,但不是没有风险。虽然银行俨如贷款人,负责审核贷款事宜,可是最终还是风险自负,怪不得银行。第二,由於业务产生厚利,可能引发第叁方注入资金,并入委託贷款,万一借方出现问题,自会产生责任不清的情况。第叁,高利引发更多企业湧入市场,可谓「不务正业」,并非经济正常发展的路向。 话虽如此,不少银行贷款下半年到期,资金将更为紧张。某些企业对影子银行所提供的委託贷款更为依赖,势必将委託贷款的规模做大,其中内藏的风险自然扩大。更重要的是监管单位已经有明文规定,银行对房地产行业投放要严格控制,可是经过影子银行,贷款依然注入房地产行业,岂不是与调控政策有所牴触? 另外,不少上市公司也加入委託贷款行列,明显跟原先上市的主要业务有所牴触,而且对於借款人不甚了解,背上Counter-party风险,不知道能否跟股东解释清楚以及得到正式的认可。 影子银行的出现,在於利益的推动,可以理解。不过造成一种「不是银行好过银行」的情况,内藏险象。银行的功能无形中受到侵蚀,同时贷款的一进一出影响银行报表的真确性,事态发展值得正视。 文章摘自「王行长週记」 如欲邀请王浵世先生为阁下机构的演讲嘉宾,请与我们联系。

西格妮・韦弗远道亚洲为客户年会作特别嘉宾

今年四月,著名美国电影演员、《异形》系列电影女主角 Sigourney Weaver 西格妮・韦弗远道从何里活来到亚洲,为我们客户的在马来西亚沙吧举行的年会作特别嘉宾。 席间主持人开放平台,台下踊跃发问,从电影谈到科技创新,从兴趣讲到人生;韦弗充满智慧,妙语如珠,观众对她都讚不绝口。

王浵世:中港两地人材比较

王浵世先生,前民生银行长较早前接受香港电台的访问,从他叁十多年的商界经验,分享中港两地的异同优劣。以下是有关的视频:  《原来钱作怪》:比较两地人才 撰文:王浵世 Eddie Wang 香港的职场近年来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在投资银行的年轻一代显得特别明显。我们这班本地的小夥子似乎给内地来的对手比下去,目前的情况每况愈下,越来越多位置给别人抢走。大家不信,到IFC看看,便知道所言不虚,四处都是讲流利普通话的“外来者”。 人家似乎能够让老闆相信:样样都可能!再难的事情都有办法解决。得、得、得,我帮你搞定。还有,我认得谁、谁、谁,我家裏认识他;他女儿跟我在耶鲁一起读研究生。说起来一本正经,老闆由半信半疑转换爲信到十足。 我们这边厢有点接不上来,首先不在耶鲁读书,不认识此人的女儿,更不用说家裏根本不认识此人。再说,事情要按照别人的说法来做的话,不一定行得通。脸上表情一看就知道,不同意;就算同意,也无法想办法通通气。 我 们想说:我们有国际视野。没想到对方在耶鲁读书,自己没法比。我们做事稳妥,不会“放飞机”;事情在我手上,再困难也会搞定。以前一直以爲低调是好事,总 是闷声不响,总是默默耕耘,正所谓“沈默是金”。说实话:我们就是缺点面子,不缺点子,但是少一点胆子。可是在“ 钱作怪”的日子,我们弄不出“钱生钱”的本事,最多替老闆省点水电费,说起来是有点吃亏。视野放得开,心胸放得下,国内多跑跑,平时多给力,让普通话飞。 我们有自身的价值,还没全面体现出来而已。 其实两地专才各有优点,不能说谁较优胜。中国人在发展当中,其中最重要是「道」.既是道理的「道」,也是道义的「道」,即是说方法一定要踏实。两地人才要以这个「道」为基础,争取学习机会,各展所长。 如欲邀请 王浵世先生 为贵机构的活动作演讲嘉宾,请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