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s 卓见 Archives - Page 8 of 8 - 中國名人演講堂

王浵世 : FDI頒細則港人幣業務獲突破

王浵世,前民生銀行行長、現麥肯錫公司亞太高級顧問,就迺近日人民幣FDI細則及管理安排出台接受了多間媒體的訪問,以下是有關的報導: FDI頒細則港人幣業務獲突破 香港商报 … 着內地資本帳將逐步開放,并為本港人民幣提供出路。 亦有分析指,人幣FDI短期難刺激本港人民幣業務。前民生銀行(1988)行長王浵世即稱,相關安排要到1至2年后才見效用。 財經評述:港人幣資金池出路更多 香港文匯報 前民生銀行(1988)行長、現任麥肯錫亞太區高級顧問的王浵世則指出,即使FDI細則及管理安排出台,但仍有投資額度方面等技術問題需待解決,故短期內不會令本港人民幣業務 … 王浵世︰人幣FDI對推動港人幣業務屬長遠影響 阿斯達克財經網 HK>前行長王浵世出席澳洲會計師高峰會後表示,人民幣外商直接投資(FDI)辦法出台對本港人民幣業務有利,但其影響長遠,不會一夜之間吸引大量外商來港集資,推動本港 … 前民行行長料人幣FDI短期難刺激本港業務 商業電台 HK)行長,現為麥肯錫亞太區高級顧問的王浵世認為,人民幣對外直接投資(FDI)管理安排出台,短期內不會突然帶動本港人民幣業務急增,要一至兩年後才見效用。 … 如欲邀請王浵世先生為閣下機構的演講嘉賓,請與我們聯系。

王浵世:我在中国金融管理的经验分享

王浵世,前民生银行行长、现麦肯锡公司亚太高级顾问,昨日在澳门大学的「澳大傑人讲坛」作演说,题为「我在中国金融管理的经验分享」。以下是澳门会展经济报的报导: 王浵世:温州民间借贷危机数个例无扩大危机 近期,内地温州民间资本借贷危机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麦肯锡公司亚太高级顾问王浵世表示,此次事件属个别情况,没有大型爆发的先兆,影响其他地区的可能性不大,但本澳仍应以此为戒。 由澳门大学学生事务处主办的「澳大傑人讲坛」第十八讲——「我在中国金融管理的经验分享」於10日假澳大何贤会议中心举行,今次邀请到王浵世担任主讲嘉宾,分享其对中国金融管理的心得。王浵世在银行界服务长达叁十六年,曾任滙丰银行中国业务总裁、中国民生银行行长等职务。任内,他引入先进的国际管理理念,推动银行从贷款作为核心业务的模式成功转型为多元化金融机构,令民生银行顺利在香港上市。 现场,王浵世向在座的嘉宾及学生分享了其对财富管理为核心的个人金融,与实体经济息息相关的公司贷款与贸易融资,面向高端客户的私人银行业务,以及内地改革开放带来的机遇与挑战的丰富经验。 期间,王浵世对近期内地温州出现民间借贷危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认为出现危机的主要原因是,民间非金融机构担任了本应是银行贷款的工作,但民间资本没有科学的审批及抵押制度,风险极大,最终导致骨牌效应,大批中型民营倒闭,老闆走佬。 但是他指出,温州民间借贷资金断裂的情况还属个别情况,并没有全面爆发的先兆,此次事件的发生,对於澳门来说应以此为戒,规範金融机构操作体系,政府、银行、企业要有一个良好的沟通机制,各司其职,这样才能避免类似温州事件的发生。   如欲邀请王浵世先生为阁下机构的演讲嘉宾,请与我们联系。

王浵世:影子銀行如踩鋼綫

王浵世,前民生银行行长,对近来中国国内的影子银行现象,发表了他的见解: 内地银根紧,是不争的事实。银行面对多方面压力:首先,央行要求上缴存款準备金;其次,银监会要求管理日均贷存比;再者,存款转向理财产品。因此,银行手上头寸紧张,无法敞开做生意。市场上商家对资金需求不减,只是求借银行没门路,只能及时转向,向影子银行伸手。 委託贷款回报息高 香港的读者可能对这种具备内地特色的影子银行感到陌生。甚麽是影子银行呢?原来银行没有资金,某些企业有,閒放着没用,企业便经过银行作为中介,开展所谓的「委託贷款」,把钱借给其他需要资金的企业,赚取高息。年息有高有低,不过随时超过20%,是银行一般贷款的3倍至4倍。从利润来看,的确是让人心动的业务。 根据有关单位的统计,今年上半年,银行人民币贷款增加4.1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减少4,500亿元。但是委託贷款增加7,000亿元,同比增加120%,可见委託贷款的需求激增,促成影子银行蓬勃兴起,尤其是浙江一带,颇有规模。 当然,委託贷款的资金来源必须合法,由受委託的银行贷出。银行需要根据委託人的指定要求,包括贷款物件、资金用途、金额、期限、利率等条件代为发放贷款,同时身兼监督资金使用与贷款回收等工作。对经手银行来说,表面上几乎没有风险,而且收取手续费,一举两得。而且,借方有抵押品的话,银行是第一债权人,所以对银行来说,有一定的推动力从事委託贷款。 银行企业「不务正业」 这种影子银行的「盛行」,带出一些讯息。第一,实体经济以内的企业,不愿专注自己本身主业,反而把资金投入委託贷款,冀求更可观的回报。虽然表面上有利可图,但不是没有风险。虽然银行俨如贷款人,负责审核贷款事宜,可是最终还是风险自负,怪不得银行。第二,由於业务产生厚利,可能引发第叁方注入资金,并入委託贷款,万一借方出现问题,自会产生责任不清的情况。第叁,高利引发更多企业湧入市场,可谓「不务正业」,并非经济正常发展的路向。 话虽如此,不少银行贷款下半年到期,资金将更为紧张。某些企业对影子银行所提供的委託贷款更为依赖,势必将委託贷款的规模做大,其中内藏的风险自然扩大。更重要的是监管单位已经有明文规定,银行对房地产行业投放要严格控制,可是经过影子银行,贷款依然注入房地产行业,岂不是与调控政策有所牴触? 另外,不少上市公司也加入委託贷款行列,明显跟原先上市的主要业务有所牴触,而且对於借款人不甚了解,背上Counter-party风险,不知道能否跟股东解释清楚以及得到正式的认可。 影子银行的出现,在於利益的推动,可以理解。不过造成一种「不是银行好过银行」的情况,内藏险象。银行的功能无形中受到侵蚀,同时贷款的一进一出影响银行报表的真确性,事态发展值得正视。 文章摘自「王行长週记」 如欲邀请王浵世先生为阁下机构的演讲嘉宾,请与我们联系。

王浵世:中港两地人材比较

王浵世先生,前民生银行长较早前接受香港电台的访问,从他叁十多年的商界经验,分享中港两地的异同优劣。以下是有关的视频:  《原来钱作怪》:比较两地人才 撰文:王浵世 Eddie Wang 香港的职场近年来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在投资银行的年轻一代显得特别明显。我们这班本地的小夥子似乎给内地来的对手比下去,目前的情况每况愈下,越来越多位置给别人抢走。大家不信,到IFC看看,便知道所言不虚,四处都是讲流利普通话的“外来者”。 人家似乎能够让老闆相信:样样都可能!再难的事情都有办法解决。得、得、得,我帮你搞定。还有,我认得谁、谁、谁,我家裏认识他;他女儿跟我在耶鲁一起读研究生。说起来一本正经,老闆由半信半疑转换爲信到十足。 我们这边厢有点接不上来,首先不在耶鲁读书,不认识此人的女儿,更不用说家裏根本不认识此人。再说,事情要按照别人的说法来做的话,不一定行得通。脸上表情一看就知道,不同意;就算同意,也无法想办法通通气。 我 们想说:我们有国际视野。没想到对方在耶鲁读书,自己没法比。我们做事稳妥,不会“放飞机”;事情在我手上,再困难也会搞定。以前一直以爲低调是好事,总 是闷声不响,总是默默耕耘,正所谓“沈默是金”。说实话:我们就是缺点面子,不缺点子,但是少一点胆子。可是在“ 钱作怪”的日子,我们弄不出“钱生钱”的本事,最多替老闆省点水电费,说起来是有点吃亏。视野放得开,心胸放得下,国内多跑跑,平时多给力,让普通话飞。 我们有自身的价值,还没全面体现出来而已。 其实两地专才各有优点,不能说谁较优胜。中国人在发展当中,其中最重要是「道」.既是道理的「道」,也是道义的「道」,即是说方法一定要踏实。两地人才要以这个「道」为基础,争取学习机会,各展所长。 如欲邀请 王浵世先生 为贵机构的活动作演讲嘉宾,请联络我们。